闪电知道网

同样是篡权,司马氏代魏和曹氏代汉哪个更让人反感?为什么?

永远催大侠

2021/4/9 8:42:18

同样是篡权,司马氏代魏和曹氏代汉哪个更让人反感?为什么?
最佳答案:

打个比方:如果把汉王朝比作一个有限公司,那么汉献帝就是大老板,曹操就是总经理,司马懿则是主任,都是为汉王朝刘氏集团服务的。

刘氏集团经营了4百多年,公司员工世世代代受到恩惠。现在,刘氏集团由于经营不善,出现了严重的财政危机,濒临破产。作为公司的员工,为公司服务,那是天经地义,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曹操本就是刘氏集团高官的儿子,享受着常人不可享受的待遇。刘氏集团出现危机,曹操有着为振兴刘氏集团,义不容辞,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曹操由于表现突出,各方面能力优异,向刘大老板自荐成了公司总经理。曹操要是能安份守己,尽心尽力为公司服务,老老实实的做他的总经理也就算了。偏偏曹操狼子野心,品德败坏,处处为个人利益打算,总想着要把公司据为己有。这就惹得其他同僚不高兴了,于是刘备,孙权等先后宣布分家。

曹操死后,其子曹丕则急不可待的把刘大老板赶下台,鸠占鹊巢,自己做了老板。

由于司马懿能力突出,才智俱佳,常常受到曹操父子的赏识。曹操父子深知自己得位不当,于理有亏,所以常常害怕司马懿以同样的手段夺了曹氏集团的政权,于是处处提防司马懿。曹操临死时,对其子曹丕说:“既要用司马懿,也要防司马懿”。曹丕临死时,也对其子说同样的话。这句话几乎成了曹氏家训,代代相传。在曹氏集团,“防火,防盗,防司马懿”,但最终防不住司马懿这匹“大灰狼”。曹氏传不过五世,即被司马氏夺了政权。

综上所述:曹氏代汉违背了人伦道德,遭到世世代代人们的唾弃。司马代魏,虽然不耻,但那也是曹氏所应遭受的报应。所以曹氏代汉与司马代魏相比,曹氏代汉更让人反感。

乀矜持给鬼看

2021/4/16 20:07:07

其他回答(2个)

  • 雷晓鸥

    2021/4/14 2:36:05

    这个问题很好,问的精彩!赞一个!


    给提问者点赞哈。

    概括地说,正是因为是前面的最大“赢家”,所以才是后面的“败家”。原因只有一个,那就是司马氏开了历史的倒车,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,激化了阶级矛盾,破坏了社会生产,所以,司马氏一定是败家。

    首先,明确判断标准

    假定一个场景,一个美女站在面前,正常男性(包括俺哈)都会对高矮、美丑和身材等等产生一个基本判断,因为每个男性心中都有一个标准在。同样,对于历史人物的评价,也是如此。标准不一样,结论自然不同。我这里基于的是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。

    大自然里,任何一个群居种群的首领都要经过竞争的。人类社会也是如此,不过更加复杂。中国古代各个王朝的创立者都是经过战争的洗礼,但是,获胜者未必一定是历史前进的推动者。司马氏最典型。判断的标准就在是否推定了生产力的发展,缓和和缓解了阶级矛盾。


    尽管“常慨然有忧天下心”,司马懿能超越阶级和时代吗?这几乎不可能或者说完全不可能!司马氏会一直赢吗?

    现实是最好的证明。成为首领的过程,无疑,具有偶然性,比如当事人的寿命、当事人儿子的寿命和数量等等。有的历史人物赢得了一时,却失去了长远。这就说明,要好好剖析,以唯物史观的标准来检验,到底问题在哪?

    其次,透视司马氏

    司马氏,河内司马氏是典型的豪族。豪族的产生,是各种社会因素(当然也包括自然)综合作用的产物。豪族本身本无错。但是到了东汉末年,他们在政治舞台上扮演主角已经300/400年了。特别是以儒家意识形态为价值观、以通婚为纽带、以举孝廉为阶梯、以宗族的形式,牢牢地占据和保持了包括声望、财务和权力在内的几乎全部社会资源,堡垒一般坚不可摧,混凝土般凝固。王莽违背了他们的意志,就被推翻。刘秀与他们为伍,就统一了天下,这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
    东汉的坞堡,豪强大族居于其内。说明这个阶层已经用自我封闭的方式,与社会发展脱节了。

    可问题是,社会基础却发生了巨大变化。即便是西汉中期,因豪强大族对社会资源特别是土地(当时财富的最主要来源)的无限侵夺就已经到了积重难返的程度。如董仲舒所言,已经是“富者田连阡陌,贫者无立锥之地”。到了西汉末年,《汉书-成帝纪》中有这样的表述:

    今苛暴深刻之吏未息,元元含冤失职者众。”

    诚然,西汉末年的农民战争起到了某种重新洗牌的效果。可是他们很快又重新恢复和站立起来了。他们勾结地方官员瞒报土地和人口,如建武十六年(公元40年)因为度田不实,河南尹张伋及诸郡守等十余人被下狱而死。学者李剑农在《魏晋南北朝经济史稿》中,就认为“即使最保守的估计,(东汉)世家豪族所萌附的私家佃,也要数倍于州县编户

    触目惊心吧?

    河内司马氏是典型的豪族,他们,能完成自我革命、超越时代和阶级的局限性吗?

    你说呢?!

    再次,西晋怪现状

    说司马氏开历史倒车,第一个例证就是恢复封建制。司马炎前脚统一天下,后脚就罢“州郡兵”,而分封诸王。想想,之前谁干过类似的事?项羽啊!那个几乎是先秦旧贵族的“活化石”的项羽啊!


    嫡长子继承制之下,一个白痴能成为皇帝,原因只在于他的母族过于强大。

    第二个例证就是痴呆皇帝,那个“何不食肉糜”的痴呆皇帝。一个天下人无人不晓的痴呆,能成为皇帝说明了什么?嫡长子继承制,子以母贵。母呢?母以族贵。可见,豪强大族对权力的垄断到了何等程度?

    第三个例证就是清谈误国。到了西晋,崇尚玄虚、耻于实务,居然成了整个上层的风尚。亡国之臣王衍最典型。正如晋代断代史《晋阳秋》云:

    夷甫(指王衍)将为石勒所杀,谓人曰:‘吾等若不祖尚虚浮,不止于此。”

    这位王衍出身士族、“少有奇才美貌,明悟如神,名动当世”,做过北军中侯、中领军和尚书令。可是他身居高位后,却不认真考虑国家的治理,整日以谈玄言、老庄为事,以求保全。西晋灭亡,他上述被墙头压死前的片刻遗言视为深刻教训的总结,更为恰当吧。


    所谓“五胡乱华亡西晋”,是需要重新审视和澄清的。难道“胡”与“华”是主要原因?请君不妨多问几个问号?

    第四个例证就是斗富

    在西晋,清谈玄虚都不能满足上层的胃口,居然无聊到了斗富的程度。石崇王恺的历史事件,我这里就不重复了。大家如果对此想“脑爽”一下,可自行查阅哈。可更大的问题,一是大臣劝谏,晋武帝,就是那个刚刚统一天下的司马炎居然无动于衷。二是巨大的财富是怎么来的呢?搜刮加打劫,以权力的手段来打劫。以参与斗富的石崇为例,王隐《晋书》所载,他在荆州时“劫远使、商客,致富不赀。”“石崇为荆州刺史,劫夺杀人,以致巨富。

    可怕吧?上层用杀人越货的方式积累财富,皇帝还不管不问,请问这说明什么?


    石王斗富。可怕的是这不是孤立。类似的场景在西晋居然有很多很多。如果能让西晋继续存在,还有天吗?

    综上,豪族出身的司马氏丝毫不代表先进生产力,反而成了生产力发展的破坏者和阻碍。他们是这样做的,西晋不快速灭亡,还有道理吗?

  • 湘北軍哥

    2021/4/18 1:35:27

    林子大了,什么鸟都有,这就是为什么悟空提问总有小编不知该问什么来正面引导社会舆论,又要刷存在感,这里有没有其他意图我就不知道了,最后只好拿老师来说事的原因吧😂😂😂

相关问题
热门推荐